“未来有声-中国家居业前景论坛”于9月8日下午在上海虹桥展览中心4.1号馆举行,在这场由新浪家居和美国《今日家具》中文版联合举办的论坛中,12位来自不同领域的大咖,围绕当下家居业最敏感、最痛点的话题,展开了两轮精彩的对话,也说出了厂商、设计师、经销商等各种角色的心声!

  ◆两届亚洲家具联合会会长、新加坡南洋大学学士、北京林业大学博导、家仕伯家居董事长林作新

  这个问题先问谁惨,什么时候开始惨,再解决第三个问题。谁惨?我想是中小工厂过去两年到现在很惨,因为环保的问题。最好的是大型企业,次好的是整顿后,最惨的是谁?中小的工厂最惨。经销商销售端最惨的是谁?开门的经销商最惨。

  但现在不一样,必须思考消费者在做出决定的时候是为什么?为什么买这一张椅子?我这个椅子到底卖给谁?这个问题更严峻的面对在大型企业身上,他们投资非常大,风险非常大,因此这样形式的变化对他们内心的触动是巨大的。

  与此同时,更多年轻的设计师、个人工作室,他们可以创造一些他们自己相信的设计产品。

  但我希望惨的时间尽量短一点,冬天短一点,秋天早早到来。但是三九天还没有到。

  为什么今天家具行业惨烈的状况比电器行业晚几年,为什么比快消品晚这么多年?

  卢老师鼓励了我们,我们作为设计品牌,正好关注的就是之前大品牌、大企业不太关注的点,可能当时关注的太早了,十年前就在做这些事,那个时候不合时宜,时间太早。

  两届亚洲家具联合会会长、新加坡南洋大学学士、北京林业大学博导、家仕伯家居董事长

  第二,中国的受众,中国的消费者到底对家居设计的要求是什么?我们的设计师可能也讲不出来。因为我们还处在一个少年时代,中国人现在是少年时代,怎么说?变化很快,前几年是简约设计,再过一年是轻奢,再过一年北欧设计,在这个不确定的市场里面设计师也很难做,即使我们有优秀的设计师在这边,他们也很难,我做的东西他们不一定欣赏。

  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我们要对设计进行一个重新的定义,设计是打开整个市场的一个最重要的钥匙,设计是一个最重要的市场要素。

  现在看我们的家电企业、快消企业,现在目前就是在全渠道发展。所以我个人认为家居行业未来的方向也是向多个渠道扩展,其中的主线就是一定要提供给消费者好的东西,大概是这样。

  两届亚洲家具联合会会长、新加坡南洋大学学士、北京林业大学博导、家仕伯家居董事长

  我们中国50%做出口,另外50%里面有30%做OEM,另外我做拎包入住,不像华日,因为账期比较慢,恒大可能六个月都不止。所以我们通过上市公司去做,我们做OEM,大概内销的百分之几十,剩下做一点经销商,比较分散。我知道这些渠道都在变化,经销商我们不做,其他的都做,我把它分散,分散以后稳妥一点,但是比较辛苦。

  我来做一个有趣的比喻,家具品牌比喻成猫,消费者就是老鼠,猫永远希望抓住那只老鼠,但不是每次都会抓到。后来意识到老鼠往往比猫更聪明,我们的制造商试图卖产品给消费者的时候,就像猫要抓住这只老鼠,在通常动作很难实现的情况下,也许我们会设计一个陷阱去捕捉这个老鼠。但如果这样的陷阱持续不断的使用,实际上在透支我们的市场能力,透支我们的消费能力,最终会导致两败。

  这样的生意模式,不是可持久的生意模式。换一种说法,如果我们不尝试使用透支的陷阱,而是使用更温柔的方式,试图感动我们的消费者,触动我们的市场,是否可以?猫之与老鼠,可能这一条鱼对于猫来讲更加合适。对于老鼠来讲,他们未必想要得到猫给他的这个东西,而是要得到一个他们自己想要的,我不知道我的这个说法,有没有达到一些新的启示。

  但是设计师不能讨好每一个人,一个设计师,同样不可能掌握每一件事情,你甚至可以坚持抵制这一件事情,但并不意味着CEO、市场总监要和我一样,我还是可以不理解抖音,但并不意味着我做不出好产品。设计师在其中,一定会面临一个选择,你愿意做到一个很不一样的错误,还是达到一个很一样的对,我宁愿选择前者。面临那么多选择的时候,我真的不想都选择它,甚至我不愿意看到这种选择,我还是选择越少越好。

  两届亚洲家具联合会会长、新加坡南洋大学学士、北京林业大学博导、家仕伯家居董事长

  我们谈拎包入住,还没有一个家具工厂真正为小区做拎包入住的家具。实在一个小区里面,需要定制的产品很少很少,只有衣柜和厨房,其他不需要,其他可以用模块化的方式解决,可是没有,我们的家具企业还达不到那样的水准。这些都值得我们思考,将来的增长点就在刚刚我说的内容里面,谢谢。

  未来家居企业,家装企业,真正的增长点在供应链。未来做中国家具,一定要在世界的角度看一下,你的供应链是否可以像“一带一路”走出去。比如做汽车,做汽车的公司把核心技术保留,没有一个汽车品牌说我连轮胎都要自己生产,还是要做有效的整合。

  站在这样的基础上,可能这样的设计结果才会更持久一些。听起来也许有一点虚,但是这恰恰就是达成这样一个结果需要思考的问题。也许我们现在还看不到一个特别明确的结果,但是至少需要提出这样的问题。

  我们想再回顾一下整个十年中国家具制造的历程,大的制造商会持续的走低,而小型的工作室,设计师品牌会在今后的十年不断的走强。因为事实就在眼前,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再是以前,需要和大家一样的,我们不再是一个所谓大规模生产的消费者,我们希望做到每一个人都不一样,我们有自己独特的品位,所以这样的需求会非常明确的反映到制造商的体系里头来,年轻独立的设计品牌,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特殊的需求会应运而生,而且会越多越好。

  从我们的角度来讲,我举一个例子,上海市目前没有装电梯的楼房大概有22万栋,更不要说在整个城市扩张当中,更多房地产的企业交房在十前以后,或者八年以前。

  两届亚洲家具联合会会长、新加坡南洋大学学士、北京林业大学博导、家仕伯家居董事长

  我相信大家都看过欧洲各种家居展,包括欧洲的市场我也在关注,实际上欧洲的情况要差得多,而且这十年二十年情况都不是很好。他们的家具做得这么好的原因是因为什么?因为他们竞争太激烈。

  我们为什么做得不够好?因为我们竞争的不够激烈大家这么多年来活的很舒服,可见的竞争多么不激烈,市场多么大,现在这样的情况应该是正常的。包括房地产已经到了一个拐点,未来可能大批量买房的情况会下降,像欧洲早就进入只是替换家具、买新房子的概率很低,中国未来必然会进入这样的阶段,这是短期经济的原因,长期必然会经历这个拐点。

  家具行业我们大部分还是用手工的方式解决我们的研发、生产上面的问题,未来还有很大空间。所以我们认为这个行业并没有到“危局”,最多可以叫“危机”。

  整个行业都在做一个转型的阶段,第一个就是产品的升级,消费者要求越来越高,见识越来越多,他有自己的主见,有自己的个性。另一方面,我个人觉得这个市场不像以前,销售渠道非常多元化,这是我们企业和经销商面临的一个现实环境,我觉得一定不是一个危局,只是转型的一个阶段,会有一个优胜劣汰的阶段,这是我个人的看法。

  刚刚厉总讲了市场,确实和以前相比有很大的变化,各家企业都觉得很危机,有的人说好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好,我觉得有一些夸张的成分。但是我们总的讲不如以前好,没有以前增长快,慢增长甚至可能到明年会负增长,市场不是很好。

  他们有很完善的智能化工业体系,他们的设计也是工业设计,他们要确保这个产品开发出来能够大规模的销售,这里面隐含的,涉及到知识太多了,狗万注册,市场学知识、心理学知识、美学知识、成本知识,这些东西不是定制能够做得了的。未来的家具产业生态会被彻底重塑。

  现在我们讲智能制造,我们芯片行业都是自动化,不是自动化没有办法竞争。我们有一些同事做的号称智能机器人,智造机器人,他们往制衣、制鞋行业走,烟草公司要用区块链的技术控制整个程序,保证它的质量,保证不要让其他东西进来,甚至以后有一些小型机器人,都可以应用到家具制造。以后的智能制造,智能设计,性能体验,以后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,以后我们还会转型还代。

  我过去是做室内设计,那个时候你做完设计室内,你不敢回头看自己的作品,因为有钱人大部分跟我的审美差异很大,跟我相同的人们没有钱。所以我决定不做室内设计,我做家具设计,我做我喜欢的家具,卖给喜欢我家具的人。

  我不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东西,就要故意和大市场作对,这没有必然联系。因为我也是一个人,我也是一个使用者,我每天也在用家具。能够感动我的东西,难道不能让很多人感动吗?对设计师来说,真诚还是很重要的。

  产品最终用到用户家里面,我会考虑到另外一个元素,人文情怀。他是在生活,使用家具,狗万注册,是怎样的一种体会,我会考虑这些东西,所有参与设计的人都会把这种情感融在里面。

  相对来说,HC28我们和国内外很多设计师合作,我的体会是国外设计师相对来说更实际一些,他会看工厂有什么样的加工能力,他会说我设计的东西在市场会不会受到欢迎,中国的设计师对文化的诉求更高级一些。

  这是一个矛盾,我自己是一个消费者,我喜欢你给我更多的款式,更多的选择。另一方面就是大规模生产,你如何在单一款式,几千个体量下继续完成成本的下降,效益的提高,这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。但是如果你看全球的优秀企业以及国内那些软体产值在3亿、5亿的头部企业,他们规模很大,但同时又在做定制,也就是两个都要。

  举一个例子,去年我们跟国内某个大型家居企业合作,他在全国四千家门店,其中一千家要接定制化的订单,但这1000家店还有75%的个性化定制需求做不了,他眼睁睁的看着业务流失,因为设计、研发,供应链完全支撑不了。所以他们也需要通过系统的方式来继续加强这方面。因此规模企业未来一定是既要大规模、又要定制化的。

  国内的企业开发新产品,有的开发很多系列,真正好卖的就那么一两个系列,这个问题很普遍。凡是一个企业做一两个亿,有十几个二十个系列,这种企业没有未来,这是我个人的观点。未来会怎么样?未来产品系列的概念会瓦解,未来开发产品,不再是以系列为主,而是平台,开发的是平台。在这个平台下,通过标准化的零部件平台和非标的构建进行捆绑,根据终端的需求进行输出,如果是模型,按照数学上的概念进行排列组合,你可排列组合,可产生的产品成品比零部件数量多得多,不是一个量级。未来的时代,一定是刚性思维终结了,柔性相应开始了,未来的时代就是柔性时代。

  好像家具城的开业速度更快了,企业研发的速度更快了,数量也更多了………. 2008年前的一片大好,也让我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舒适区,不需要去研究用户,不需要考虑技术的升级,在房地产最热的时候,只要加大生产就可以了。

  什么叫做系统化?我们不是每天生产不同的家具,不是这样。我们的家具在大的方面,宏观方面是一个完整的构思,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家装手段,什么样的材料,实现什么风格,结构性很完善的家具,这需要一个完整的系统来思考。

  作为一个品牌来说,我们先把产品做得足够深入,自己可以做一部分的营销,但是有可能别的渠道其实也会主动跟你谈,怎么在我们这个渠道帮你做,因为我们这个渠道希望有好产品。

  刚刚提到价值创造,我们说附加值,现在汽车行业做了这么多年,一个发动机每年一小改,十年、二十年大改一次,这是一个小的循环。但是每年提高控制,电子或者其他的东西加了很多,我们家居行业不光要有自动化,这是次要的,另外还要舒适,甚至有一些人文、艺术的的因素加进去。怎么把销售做得更好,这个闭环怎么能够做得很好,设计马上可以跟上,我们要形成一个智能的闭环系统。朱小杰

  大家为什么特别崇拜宜家的原因,它有一种西方文明里面现代精神的绝对理性在里面,每一个环节都非常理性,这是中国应该学习的,不但只是家具行业,所有的行业应该把这种真正的现代主义的精神用在企业管理、产品、营销方面。

  另一方面,产品会趋于两个方面,有赖于设备、智能化制造的发展前景。一个方面是宜家模式,好的设计和大规模的生产,大规模生产意味着降低成本,所有人都买得起的家具。另一方面就是智能化,如果发展到一定程度,有可能就像3D打印机一样,完全个性化的家具,也可以通过设备生产。这和我刚刚讲的家具不是手工业,是工业化,并不矛盾。

  但是有一个观点,一定要守正出奇,守住你的根,守住你的本,同时要拥抱变化,无论是智能制造还是设计导向,渠道上的变化,我觉得要拥抱变化。拥抱变化,需要你的能力建设,你没有那个能力,没法适应这个变化。我们经常愿意跟风,你没有那个金刚钻,没法跟风,我也想做定制,但是我觉得我的工厂做不了定制。

  我在细分市场,做不了头一二位的位置。我宁可在比较得心应手的地方,在我的细分领域能够做到头一二位,我觉得就很舒服,所以不一定贪大求全。家具行业是一个个性化的行业,为什么没有那么大的企业,做百八十亿算大的,在电子行业,百八十亿,不算大企业。家具行业,放眼全球没有大企业。未来家居行业智能化是大势所趋。

  在中国家居行业,很多人会把家居行业形容为初期或者前期的家电行业,未来会走向家电行业这种格局吗?

  不会走向家电的格局。这是行业属性决定的,家电行业集中度非常高,世界上集中度最高的是核工业、航天、飞机制造。从垄断到双向竞争,到多元化竞争,到完全竞争。家具是360行当中,行业集中度最低的一种,全球都是这样,所以家具行业永远不可能产生家电行业现在这种生态。未来十年、十五年、二十年,有两个东西可以确定。要为人类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,要关注人性关怀,所以家具企业,设计师,他们首先的目标就是满足需求,人性关怀,这是第一。第二是可持续发展。

  家具不会像芯片行业有这么残酷的竞争,但是以后你要做差异化,你要做大规模,和他们竞争,你必须在生产上面,利用智能制造节约成本,在材料上做到环保。

  未来的家居行业走不到家电行业的格局。首先,消费者对家电的需求量远远大于家具和家居产品,第二,家电类除了冰箱和空调属于大型空间置换类产品,其他可以随意置换。而家具产品基本需要置换空间的,沙发坏了,换沙发,添置其他家具需要空间。第三,家电行业大部分是合成材料和可再生材料,和家居行业利用自然资源有很大的区别。

  北京怡生乐居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58号理想国际大厦806-810室